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金凯】蓝色多瑙河(上)

尝试投喂大腿 @鸡鸡坏死

金x凯莉

算是架空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pa

然后,就很ooc……慎入!

梗源自空间

如果能接受的话,求求你留下小红小蓝和评论呜呜呜

※金有路人前女友※

雷的不要看!!!!!

那么走起!

——————————————

天晚月沉,钢筋狰狞狼藉,星屑四溅,它们与煤气灶上黏着的油渍如出一辙地缀在脏抹布似的天幕上。

骑楼层层峦峦地叠成千层饼般的厚壁,锈掉的低瓦路灯安静沉寂地燃着,几只蛾子奋不顾身地撞在积了灰的玻璃罩上,投下几个放大重叠的影子。静穆而喧嚣的长街被两边的骑楼夹在中间,连带着声音也被挤压,它们以灾年的蝗虫填塞稻草仓的气势涌进每一个间隙里,拥挤得让人喘不过气。

跨越了一个世纪乃至于更长时间的建筑冷漠地凝视着脚下林林点点的灯火通明——以一种睥睨的,审视臭水沟上漂浮着的油污的高傲姿态。

光杂乱到根本找不到源头,没头没尾的黑中炸出一抹霓虹般的色彩,它们横七竖八地立着,直直地,直入天穹与地心一般,筑成光怪陆离的牢笼。他踏上深深浅浅的街面,脚下是沥青浇筑的砖头,参差不齐地码在地上,在道路两旁。

他能想象到十几厘米下流动着腥臭浑浊的火,臃肿的脂肪碎块在上面凝结。也许有一只或是一群老鼠与他一并苟且地踱步,迈向不知在何处的终点。

他身边熙熙攘攘的影子们麻木地移动着,随着夜风的节奏,带着喧嚣一并起伏。

他似乎是站在原地的,站在一个僵硬的月台上,而两边楼房高高拔起,随即如火车般飞速后退,那一瞬间天崩地陷,他的衣摆被带起扭曲的弧度。

他像是从睡梦中惊醒,手里汗涔涔地握着闪烁荧光的手机,白底黑字透着苍凉的冷漠。

——分手吧。

——好,再见。

像是走到了终点了,比起悲伤,更多的却是如释重负的疲惫。

他应该应景地做点什么。

像是开心哼点曲儿舒缓心情也好,亦或是畅快淋漓地大哭一场也罢——他拥有着常人所不及的坚韧和开朗,拥有着明快清冽的亮色的精神世界,如此便有了诸般不妥。他想他不应该在这儿宣泄感情,即使在晚茶的雾气里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最终还是饥饿感战胜了潮水般的虚无悲恸,他有些懊丧自己的与众不同,但又为此自豪着。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所以他也就当一个普通的夜行者,迈开轻快的步伐。

他漫无目的地游荡到一家店的门前,与四处喧嚣不同,这儿冷冷清清,也不知是卖的什么,立在一旁的招牌贴满了黑糊糊的牛皮癣。他似乎不应该,不应该来到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像是踏进了女巫的锅炉里,和青蛙蜥蜴一起被熬成一锅汤。

像是一条界线一样。

他感觉到一阵冷冽的阴风逆着他撞过来,他回头去看,店里唯一的倩影幽幽然隐匿在界线内——他对上了一双湛蓝色的眼睛。

那双眼睛若隐若现在黑色的纱幕里,用一种极端冷静的姿态看着界线外的人来人往。那是双灵动的眼睛,套着甜美的,令人沉溺的外壳。但是他看到了一点儿不一样的东西,它们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他狡黠地迎着那双与他同样颜色的眼睛眨眨眼,挂着惯常的笑容走进店里。

店里只有她一个客人,加上他便是两个。

他看见一双湛蓝深邃的眼睛和一泓长瀑的黑发。女孩儿嘴里叼着棒棒糖,面前是半碗没有喝完的绿豆沙。她穿着粉色的上衣和裙子,轻快明亮的色调与这一片沉寂格格不入。

她似乎注意到了他。与人有异的类群总会在第一时间嗅到同类的味道,更何况他们还有一双同样的眼睛——颜色上。他笑着跨越了阴暗的界线走到她面前。

“你好呀,我是金。”

“我失恋啦,能和你一起吃顿宵夜吗?”

“那天我看到他,笑得像六月天的太阳,然后说出那种话。”凯莉说。“他笑得那么开心,像是要把一切都压成一个点。用阳光将狂风暴雨吞没掉。”

那双湛蓝色的眸子脆弱得仿佛是一击就碎的琉璃,闪烁着不安的光芒。

“他自己没有意识到。”

“我看到他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这份脆弱的外壳被击碎,他是个怎样的表情呢——’”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58 )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