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金凯】蓝色多瑙河(中)

冷圈投喂大腿霖 @鸡鸡坏死

ooc!!!!

金有路人前女友设定!!!!

前文劳烦主页

跪求红蓝和评论(。)
————————————————————

“可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女孩伸手撩起一缕耳边的发,蓝宝石在眼眶里打了个旋儿,她一手撑着下巴,嘴角上扬,两篇薄唇上下开合。穿堂风从打开的后门掠进来,没有任何东西被它撼动分毫。

“这么对一个失恋的人真的好吗?”金扬起脸,有些孩子气地嘟了嘟嘴,然后叹口气,视线移向餐牌。

他吸吸鼻子,一丝丝甜腻的味道顺着空气钻进他的鼻子里,他不是特别喜欢甜食,但是他现在似乎没得选——炼奶淋在龟苓膏上,芋圆和西米装在有椰奶的碗里,而他们很快就要被放在自己的面前。

他想起前女友总爱这些,爱那些端上来时浓稠得能拉丝的糖浆制品。然后他又去看桌对面的女孩,她对那半碗绿豆沙似乎无比嫌弃,但是嘴里棒棒糖的浓香齁得他嘴里的唾液都发甜。

这是个怎样的人?

是个奇怪的伪装者,是个劣拙的演员。

是个异类,和他一样的异类。

“每时每刻都有人失恋,如果我每一个人都去关心一下,我就不是人了,而是圣母玛利亚。”她比金矮上一些,而此时金弓着背,她挺直了腰,眼皮微微下塌,竟硬生了种睥睨的感觉出来。她意图安慰他,却不自主地吐出锋锐的言辞,覆水难收,眼里一片沉寂的蓝色下暗流涌动。

她咬碎了嘴里的糖,任由香精合成的水蜜桃味欺骗自己的味蕾,香甜的气味有了形体一般迅速占领了这块空间。女孩涂了淡彩的唇顿了下,随即牵动唇角勾起玩味的弧度。

她说,Mr.金,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说的也对。”他看着女孩,看她的唇开开合合,看她眼睛里烧着幽幽的蓝火。“可是你还是想安慰我的吧?谢谢啦,Miss——”

他在笑,他在笑什么?

凯莉莫名有点不快。有点儿糟糕,感觉被看透了。

“凯莉。”她听见自己说,“我叫凯莉。”

“好的,凯莉。”金笑起来,然后问她:“你爱吃芋圆吗?”

“不。”

凯莉看到金直起了背,小心翼翼地接过店家端来的两个大碗。这个笑嘻嘻的家伙给人一种轻浮又飘渺的感觉,但又是处处显透着实感,这是个真实的人。金把瓷质的勺子望碗边刮了一圈,柔软的刮划声像是在她心上挠痒,然后他手一顿,两块白瓷碰在了一起。

——叮。

世界如梦初醒般喧嚣起来,一辆改装后的摩托在人行道的缝隙里呼啸而过,年迈的机体被新生的引擎携着往前冲,身上锈掉的钢铁零件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它穿过人群和周边的大排档,将烧烤的烟气和人群的惊呼送进这家小店里。

灰白泥泞的世界出现了亮色。

凯莉微微放松了姿态,她后仰倚在椅背上,双腿交叠,金看到她光裸的脚踝反射着外面暗黄的光。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有趣的灵魂,情与爱总归是非死即生的无趣选择题。

凯莉喀嘣一声把糖咬碎,然后眯着眼盯着电脑屏幕核对报表。

“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安莉洁合上手提,将手中的工作表格递给桌子对角的凯莉。

凯莉愣了愣,脑海中闪过一个影子。

“啊?是吗?”凯莉垂下眼,随即嗤笑。她想起那个眼睛像是天空一般澄澈的大男孩,空洞得翻不起风浪。那种悠远而清冽的蓝色里一轮中天的耀阳明晃晃地挂着,她在那里看到自己的倒影——背后的黑暗浓郁得令人窒息。

虚伪的家伙。她眯着眼,拿起笔在表格上圈圈点点了一番。“让他们重做吧。”

安莉洁耸耸肩,对星月魔女的吹毛求疵没有半分不满。反正被勒令重做的又不是她。

 

“无聊啊——”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42 )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