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瑞嘉】复仇前夜

摸鱼

ooc,原作背景

瞎瘠薄写
————————

格瑞敲出一支烟。

一旁的嘉德罗斯听见纸盒敲桌的闷响,抬了抬眼皮,起身去了阳台。

这不像是嘉德罗斯会有的妥协姿态,于是格瑞站起身,将来历不明的纸盒子扔在茶几上,用微不可闻的声音抛出一句“算了”。

嘉德罗斯似乎没听见。他整个人裹在暗沉的夜里,有风涛涌过,覆没了他灿金色的身躯。

但是格瑞觉得他应该听见了才对,他有点儿想不通嘉德罗斯最近出了什么毛病,但是也懒得去想了。他已经在漫长的复仇里耗尽了一切,只剩下一个名为格瑞的空壳子了。他那坚实刚硬的,沉默着璀璨的灵魂,如今千疮百孔得自己都不愿直视。

堕落是很可怕的。

嘉德罗斯以旁观者的冷漠姿态,清清楚楚地看着这个人一点点被仇恨消磨,被由内而外地风化成一块荒原上的石头。他是次神,是唯我独尊的王者,他手握常人无法企及的力量,脑海里储存着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已知——但这个已知不包括存在于人类,亦或是独立个体里的名为情感的东西。

尽管科学已经发展到赋予了他学习情感的能力,世界上的相关学说如圣空星外漂浮的太空垃圾那么多,讲述情爱的文学作品能塞满一个黑洞,但这仍然是未知。

这个不可控的未知正在折磨着他们的灵魂,这毋庸置疑。嘉德罗斯觉得这是一种来自命运的恶意,但他仍然感到不解。

但是他很明白,支撑格瑞走下去的力量已经消弭了。按理来说,他曾经的族人得以瞑目,这是件值得欢庆的事情,但是他却像被什么剥离了躯壳与灵魂,目光不再锐利,只有骄傲支撑着他不能倒下,但也仅此而已了。

“喂——”你到底怎么回事。

“嘉德罗斯。”

有人在背后喊他。

“你在发什么呆。”

是格瑞。

这个格瑞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他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就像是他判断里的那个,会在报仇后踩在仇人的尸体上开晚宴的家伙——不不不那是雷狮才对。这让嘉德罗斯感到自己的思维出了什么毛病,可是乌鸦为什么会像写字台?

堕落者是很可怕的,他不期望一个苍白的格瑞,可也不想要这个陌生到没边的家伙,他根本不认识这个格瑞。


他睁开眼睛,格瑞抱着烈斩坐在将要熄灭的篝火前,紫色的眼睛被火光照耀,如同将落的夕阳。周围的参赛者们全都枕戈待旦,唯有他反常地端坐着发呆——不知何时,嘉德罗斯已经对他熟悉到从他的同一种表情里读出不同的情绪来了。

“你怎么在发呆,你在迷茫吗?你在期待吗?”

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我不知道,我只是在看火。”

“火要灭了。”

“嗯。”

次神终究落入凡尘,成为一个不能掌控命运与情感的,渴慕着未知的人。

“报仇之后你有想过做什么吗?”

“没有。”

“真的没有?”

“……曾经的话。”格瑞仍旧面无表情。“你们圣空星欢迎无户籍的游民吗?”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没有再回话——他已经是个不合格的神了。

——————

未完没续

评论 ( 1 )
热度 ( 83 )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