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瑞嘉】月中天/1.5

黑手党pa,年龄操作

19瑞x27嘉

背德,血腥有,变态情节有,雷且ooc,慎入
这次也很短

@无光破晓 姓氏提供感谢
@久木九酒

————————————

风铃

“冲动容易使人失去理智,还是说您在表述对于我不愿走上台面的不满?”

也只有你胆敢这么对着教父先生如此出言不逊了。男人收回打量这个孩子的目光,随即便在教父身边的女护卫脸上读出了极为明显的不悦。

“格里菲斯先生,请注意您的语气。”果然,她开口了。

“好了蒙特祖玛,现在没必要拘于礼数。那么雷德,希望你带来了我想要的东西。”教父把那两个核桃放回桌上,朝男人招了招手。“这样我就不会追究你不敲门就直接进来的罪责。”

男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上前去,把夹在腋下的文档袋拆开,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格瑞的眼神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不经意的一瞥就能看到文件开头的繁复词汇——格里菲斯。

他起身推门,一言不发地走了。没有人拦住他。

格瑞从属于教父的大厅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晚,傍晚的洛尔塔克街充斥着欢声笑语的吹烟味儿,夕阳将将悬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像是被人提着发的头颅,时不时从断裂变形的颈子里滴出两滴暗沉的红血。他背着一杆狙击枪,枪被他很好地包装了进条状盒子里,黑色的外壳沉默着,像一件普通的行李。

他站在街头,许久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恰巧地错过了晚饭时间,于是他在长街的末尾凑合了一顿。

小店人不多,墙上叮叮当当挂着好些残破的风铃,颜色各异,形态也各异。有些甚至看不出那是个常规的风铃,只有晚风吝啬地与之擦肩而过时,才呜咽着漏出微弱的铃声。

店老板似乎眼熟他,上菜时送了杯气泡水,里面泡着两片柠檬,皮有点儿发绿,格瑞喝了一口,末了觉得有点苦。

“你是'那边'的人吗?”店老板指了指远处那座私人庄园,在绛紫的夜幕中如同嗜血的幽灵。

“不。”格瑞简略地回答了。此时他的背后微微有些凉意,随后是灼烫,感觉真实而不可抗拒。狙击枪和他腕里的尖利小刀都在发出只有他听得见的刺耳嘲笑。

你在说谎,你在逃避。

是,我说谎了。格瑞抿紧了唇。理智告诉我这么做是对的。

“我每天都见你从那边来,年轻人。”店主说。“不管你是不是,但是有人吩咐我将这个给你。”

格瑞放下刀叉,他看到漆黑的信封被摆在餐盘上。

TBC



ooc小剧场

螺丝:这核桃究竟有什么好玩的,明明以前我家老头能玩个把月

那什么,很久没求评论了,我就想知道还有没有人肯理我,惯例求红蓝

评论 ( 4 )
热度 ( 61 )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