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瑞嘉】最终攻防(8)

安利给大家!!

Ververg:

【避雷提示】


#魔改星际paro,前文请戳主页


#年更,年更,并且很短


#其实快要写完了,真的,希望还有人记得这篇……T_T



嘉德罗斯发现格瑞最近的状态很不对劲。


自从那天晚上他和格瑞不欢而散之后他们就很少再说话,为数不多的言语也只是公务上的交流。这段日子格瑞在每天例行的检查之后全都泡在实验室里,虽然他平时也很务实寡言,但不会这么疯狂地加班加点,让工作占据全部时间。


格瑞在躲他,在躲鬼狐,在躲其他所有人。


这太明显不过了——以前格瑞的工作重心全在自己身上,他们每天共处最长超过十八个小时,和一个办公室的负责人鬼狐还有其他观察员低头不见抬头见;而现在格瑞对他的检查完全只是例行公事,能交由机器做绝不亲自动手,给鬼狐那边的汇报也敷衍了事,一句“没有异常”结束一天的谈话——真是笑话,他的身体有没有问题格瑞再清楚不过。


这种复杂的、错乱的、本不该产生的数据——


他细想了一下他们认识之后的相处模式,和其他观察组相比,实在是太过亲密了。


明明他们双方都已越界,格瑞却在这个时候抽身而去,毫不拖拉,显得过错都在他一个人身上。如果他的机械脑真如鬼狐所言产生了情感数据,那这种不稳定的情绪就必须重视起来了。而且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格瑞必须负责。







格瑞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电子表,发现已经快要十二点了。他把实验台收拾干净,去更衣室换回便服。实验室化学试剂的味道依然残留在身上,格瑞皱眉,拿起自己的公文包快步走到门口,面部识别还没完成门就从外面打开了。


是鬼狐。


“咦,你还没走?”鬼狐看上去很惊讶。格瑞晃了晃手里的公文包,回答∶“正准备走。你这么晚还不休息?最近很忙?”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甩手掌柜?”鬼狐天冲一脸埋怨,“你好端端的就忙起来做实验,数据整理和分析全都扔给我,我手头上可还有两个观察试验没弄呢。上头的人成天外行指导内行急着要进度,我只能牺牲睡眠时间保工作了。”


“……抱歉。”格瑞的道歉相当没诚意,不过鬼狐这么晚来实验室确实有他一部分原因。格瑞回想了一下刚收拾干净的实验台,转过头叮嘱到∶“我刚把东西都收拾好,你别弄太乱。”


“我尽量吧。”鬼狐撇嘴,“太困的话我也没办法啊。”


格瑞没再和他聊下去,挥手示意他走了。鬼狐眯着眼看格瑞的身影消失在重新合拢的机械门后,嗤笑一声走进实验室。


他打开通讯器,给嘉德罗斯传过去消息∶目标已就位,注意监测。







嘉德罗斯躲在格瑞房间外。


他在收到鬼狐的消息后就连接上基地的监控系统,确认格瑞的行动路线。这还是他第一次把能力用于目标人身上,虽然目标人物让他感觉十分别扭。


他在格瑞走到自己所在的这条通道前躲进旁边的走廊廊柱后,在确认格瑞进入房间后才又跑回原来的位置——离格瑞房间只有一墙之隔的一个监控死角。


他听到熟悉的光脑运作的声音,然后是敲打虚拟键盘的空气振动。这个场景和之前何其相似,只是心境全然不同。


他耐着性子安静等待,透过热感应他看到格瑞坐在床上,手边除了光脑还有一杯温凉的液体,估计是咖啡或者茶水。他的手一直没离开键盘,可能是在填刚刚实验的数据。他想问格瑞为什么突然给他冷遇,宁愿面对无聊的数字也不愿意多和他说几句话。他的大脑叫嚣着他和那些数据不一样,即便他们一样冰冷一样可以量化表示,那也不一样。


他觉得自己还是个人,就算不能等价成人类,但至少算个机器人,比基地里没有实体的AI都要强上不少。


格瑞动了。


嘉德罗斯命令那些乱七八糟的数据停止作乱——最近他已经学会怎么控制这些程序之外的数据了。他闭上眼,穿过墙壁的阻隔,探听格瑞的对话。


“……数据已经复制完毕,大概两个小时后传输成功。”


“好。你可以开始准备撤离了,后天我会打开迁跃通道,在这之前到达迁跃点。”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另一个声音顿住,“「初号」是不是有什么异动?”


“没有,一切正常。”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复又说道∶“你注意安全,在离开之前无比把它销毁。”


“……好。”


嘉德罗斯强忍住一拳砸向墙壁的冲动,给鬼狐天冲发送消息∶目标已确认,开始行动。

评论 ( 1 )
热度 ( 38 )
  1. 鶴樓Ververg 转载了此文字
    安利给大家!!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