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一个脑洞

新年的钟声敲响的一瞬间。

安迷修站在警戒线外,垂着眸。风如刀剑钻进他的大衣领口里,寒冷是如此深入骨髓。

案发现场只有深处的人影晃动,夹杂着各方语言的不明喝骂与抱怨。紧接着各色铃声从黑暗中涌出,安迷修背后一束明艳的花火徐徐上升,随着一阵巨响,灿金色的火星炸裂开来,化作彩色的星屑。

安迷修逆着光,看见一个人迎着他走来,也迎着外头的烟火璀璨。

雷狮的轮廓逐渐明晰,他披着一件漆皮风衣,边走边扯手上的塑胶手套,领口敞开,底下的白衬衫沾着血。

他很快就看见了安迷修。

安迷修也望向他。

雷狮的紫色眼瞳瞬间明亮了——他向前两步,紧接着飞奔起来,却又在警戒线前停下。

安迷修伸出双臂拥住了他,新年的钟声仍旧在空中震荡。

他说——结束了,没关系,新年快乐。

他跨过了警戒线,拥住了他。

评论
热度 ( 12 )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