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瑞嘉】路(一)

原作背景衍生

ooc预警

本来是打算拿来参加扒马大会的,结果那两天跑亲戚摆宴根本没机会把文发给主催,罪过罪过,给ka赔礼道歉

——————————————————
嘉德罗斯有公路情结,这是格瑞最近才知道的事情。

登格鲁星是名副其实的矿物星球,小到铜铁铝等常用的金属,大到如黑水晶,钻石等天价的宝石类,以及一些用于建造虫洞通道的稀有金属。若不是七神使的常年剥削,这个没有海洋的星球本应富饶且繁荣,从存在至今的三十七亿年里,也应该发展出高度的文明和科技。

在战胜七神使后,几个本就拥有高度文明的星球对着七神使遗留的财富而打得不可开交,仿佛忘记了当初对七神使卑躬屈膝的模样。

真正赢得大赛的人倒也没什么,到了大赛后期直至战胜七神使后存活下来的人不过二十余,他们尽管在那一方天地内能手脚通天,但面对一整个星域,乃至三四个星域的联盟时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不过是空谈罢了。

幸而这混乱的宇宙还是有一方清净地的。

几亿光年外的雷王星和圣空星在玩儿表面朋友暗里戳刀的小游戏,其余星系也是明里暗里想分一杯羹,嘉德罗斯早早开溜,带着自家姘头在登格鲁星飙车,看着个人终端里发来的求援信息笑得没心没肺。

兴许是吊桥效应,亦或是两人仅有的友情在多次的同生共死和并肩作战后的升华,相恋的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是切切实实的恋人。

一对让所有参赛者吓掉下巴的恋人。

前大赛第一,嘉德罗斯,及前大赛第二,格瑞。

金曾说以格瑞的性子跟嘉德罗斯成为朋友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结果现在现实吧他的脸打得啪啪响,聚会时凯莉说自己晚上梦见这事,差点从梦里笑醒。

“我保证,我是真没想到竟然还会存在着交通方式如此落后的星球,我以为怎么也该全境普及磁悬浮列车了。”

“什么意思。”格瑞不解地转头,他把过长的银发放了下来,扎成一个低马尾垂在肩后,这些银白的丝线随着他的动作带起一点弧度,平静而冷漠。

“我是说,公路。”嘉德罗斯在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身为伪神的他即便是过了百年,在样貌上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他这时候坐在驾驶座上,下巴往前顶,示意着挡风玻璃对面那蜿蜒而去,直至缩为一点的沥青公路,这幅模样看着就像个强行霸占驾驶座的小大人。

“凹凸大赛里的竞速赛道不也差不多么。”格瑞倒是波澜不惊。

“不一样。”嘉德罗斯说“这里没有终点。”

格瑞愣住了,然后他伸手揉了揉眉心,紧接着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有些情绪就是来得这么单纯,因为友谊,因为厌恶,因为欲望,因为爱情。因为嘉德罗斯说,这条路没有尽头,那他就很乐意陪着他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这种情绪让他无奈,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更向往着那种无厘头的一往无前,向往前进,向往嘉德罗斯那种无畏无惧的热烈。

格瑞本质上是个敏感的人,但是这种敏感不适用于他自己。在他被汽车前行的惯性压在椅背上的时候,嘉德罗斯说:“你以前喜欢皱眉,而现在你喜欢叹气。”

“是吗。”他不自然地应了一声,听不出是喜悦还是恼怒。“你以前不见得喜欢赛道,现在却对公路情有独钟,人总是会变的。”

“是,我确实不太喜欢赛道。”嘉德罗斯脚下施力,将油门一脚到底,引擎随之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尘沙扬起时如同战斗掀翻的气浪。“但是我喜欢竞速,我和你不一样,格瑞。”

“这里可没有人陪你玩游戏。”

嘉德罗斯深深地看了格瑞一眼,没有说话。

TBC

评论 ( 3 )
热度 ( 67 )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