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瑞嘉】地火/六

本篇瑞嘉不逆,微量金凯预警

ooc预警

职场pa,破镜重圆狗血剧,酌情观看,不适点叉

前文在一七年九月,有兴趣的可以去扫一扫,不长

有稍微改动

————————————————————————————

凯莉把吃干净的果盘往厨房随手一扔。在她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嘴,准备支使金收拾厨房时,放在大厅的手机响了起来。

所以金从凯莉的手机里听到了格瑞的声音,打过来的号码是嘉德罗斯。

“行啊,几点,我去接你。”他作为天南地北跑的某社金牌职业摄影师,完全不觉得给格瑞一个没情趣的上班族当司机很是掉价,格瑞话没说一半就满口应了下来,“我手机开飞行了所以你才打不通吧,编辑追着我要片子呢我躲躲。”末了他补充。

“十二点,市中心医院。”格瑞抬头看了看像吊死鬼一样挂在挂钩上的药剂,估算了一下时间,如此说道。

嘉德罗斯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半闭的眼睛挣扎着看向医院的电视;上面播着烂俗的青春疼痛爱情大片,男女主吵架后在滂沱暴雨中玩你追我赶的游戏,然后第二天解开误会,双双感冒——原来男主暗中见面的美艳女子是男主的姐姐,并不是什么地下情人。

电视里,男主对女主说:“你就信我一次。”

女主抽泣着且万般委屈:“没有下次了!”

嘉德罗斯被毫无逻辑的对话震撼得汗毛发直,并且酸酸地磨了磨后槽牙。




“谢了。”格瑞把手机往右边递过去,嘉德罗斯迅速接过,两只手一触即分,丝毫不拖泥带水,带着些礼貌的疏离。

“工作日你不上班吗。”格瑞问。

“我旷工他们也不会把我怎样。”嘉德罗斯无所谓地耸肩,视线并没有停留在格瑞身上。他把自己缩进点滴室的铁长椅里,像一只缩进海贝里面的寄居蟹。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留在这里,完全没有必要。格瑞是个自控力极高的成年人,能把一切事情安排妥帖的成年人,完全不需要他照看着。

格瑞手机没电,身上也没个充电设备,只好靠着椅背坐好,一二三四五地数自己的心跳。他开始反思自己在车上的冲动举止,他认为这是个错误——准确来说,自他在应酬里看到嘉德罗斯就开始自乱阵脚起,他就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他自己把心里那抷死灰给重新点燃了。



实话说,他们的爱情轰轰烈烈,可惜维系他们的情感的道具是防短路的保险铅丝,不用更炽灼的情感,它就自动自觉地在燃烧之前啪地断掉了。

谁也没有提分手,他们就这么默契地把彼此割裂了。

格瑞吊水吊到一半时嘉德罗斯接到公司的夺命连环call,不得已回去给手下的实习生擦屁股。于是他用非常不情愿,又带着些如释重负语气跟格瑞说:“我先走了,公司有事。”

格瑞从善如流地点点头,表示理解。

紧接着嘉德罗斯又说了点什么,但他没听清,事实上他已经在药物的作用下昏昏欲睡,周围的世界已经一片混沌了。



及至金来接他的时候提了一句:“你不是开车来的吗,没见到你的车。”

格瑞心里咯噔一下,发现裤兜里的是嘉德罗斯的车钥匙,于是他终于想起来在昏睡前嘉德罗斯跟他说了什么。

——“周六下午五点,金蔷薇餐厅,我们需要谈一谈。”

——“你的车我开走了,不然你不会履约。”

格瑞完全没有想到嘉德罗斯竟成长至斯,让他毫无招架之力——他太了解他了,就连他的懦弱,都一清二楚。




TBC

喜欢的话还是希望能点一点红蓝,留个评论什么的,十分感谢

评论 ( 6 )
热度 ( 51 )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