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瑞嘉】地火/一

点文还债

跟风小短打

职场pa

破镜重圆梗狗血剧

@BRAVE.K. 看看这人睡了没

ooc
年龄操作
如果这都能接受不如赏我个红蓝和评论?(不是)
——————————————

天沉沉地压了下来。

潮湿的铁锈气味附着在他能感受到的每一个角落,空气中的水份让他觉得身处蒸笼,呼吸的每一团气体都是滞涩的凝胶,它们像痰液一样黏在气管里,让人恶心反胃。

格瑞把车驶入地下停车场,娴熟地倒车入库,停稳,然后熄火。伴随着清脆的三角铁敲击一般的声音,最后一丝光——车灯那黯淡的光线——也被黑暗吞没了。

这里什么也没有。

格瑞想对自己说点什么,可是他说不出来。喉咙像是堵了沙子,张嘴时他像个哑巴,仓皇地呛出一口带着荒芜的“呵——”的沙尘来。他仿佛能看见尘灰在黑暗中挣扎着爬升,又不甘地堕回黑暗里,最后消泯。他觉得头晕,黑暗里有着黑色的重影和光怪陆离的幻觉,但是他又很清醒。

这里什么也没有。

应该是这样才对的。副驾驶座的垫子还没有换,手里握着的车钥匙上,仍旧挂着刻着星星的黑曜石挂坠,挡板里夹满了垃圾食品的外卖单——他甚至能背出好几家店的外卖号码,而这一切都拜那个不应出现的人所赐。就连左手无名指处缺少了束缚的异样感都异常清晰,他能想象到手指根部有一圈白痕,终于可以自由奔涌的血液在苍白的皮层底下欢呼着流动。

他想,他与它们都自由了。

格瑞下意识地摩挲指腹,他觉得左手一阵阵地发热,那东西像魔咒一样赖在他的生活里,如附骨之疽一般挥之不去。那是道刻骨铭心的伤痕,烙上了就再也无法消除,它就亘在那里,嚣张地彰显它的存在感。

这里……只有黑暗,就在他的眼前,而黑暗里注定空无一物。

他感到潮水般的疲惫,像疯狂的潮汐淹没灯塔,迷途的旅人陷入沼泽。他降下椅背,摸了个眼罩戴上,试图小憩。他真的很累,无力感漫进四肢百骸,连挪动都异常费力。膨胀的阵痛冲击着后脑,钝刀割肉一般的痛觉让他忽冷忽热,额上都是细密的冷汗。

该死的。

他想。

要不是这个该死的项目,他也不会遇到这个人——这个曾经霸道地闯入他的生活,嚣张地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的人。

“嘉德罗斯。”

格瑞咬着牙吐出这么一个名字,随后声音戛然而止了。

他昏了过去。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136 )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