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职校预备役
满2k粉开点文
头像@狂人犬也

【瑞嘉】地火/三

六一快乐!!!

在这愉快的节日里,在各位太太都爆字数更新的日子里

我只能短打以示庆祝……

职场pa,ooc,破镜重圆狗血剧

点文还债,艾特我的债主 @CASJA

顺便觉得能上中下写完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喜欢的话,那个,红蓝和评论(臭不要脸)

——————————————————————

他们的孽缘始于学生时代。

嘉德罗斯“啪”地把练习册甩到桌上,手上转着一支金属自动铅,将他那颗高傲而金贵的头颅左转七十五度,对他的同桌说。

“格瑞,我要追你。”

“我拒绝。”

格瑞的回答向来都是如此快捷迅速,在他看来嘉德罗斯的种种行径不过是处于青春期小屁孩寻求刺激的一种特殊方式。看在班主任的面子上,那时候他想,让这个小东西快消停会儿吧,全级都觉得他是个基佬了。

嘉德罗斯高三没读完就随家人到国外去了。

他走的很突然,某天——格瑞记得那是一个燥热的上午,阳光锋锐地斜插进教室里,像暖炉里的电热丝一样灼烫。他的同桌在下课铃响时突然站起来,刚好把那颗金灿灿的脑袋抵到阳光下。格瑞不解他为何闹出这么大动静,转头去看时,只看到两轮太阳明晃晃地挂在那儿,流动的熔岩撞进心里。

然后嘉德罗斯眨了眨他惺忪的眼,说,我该走了,再见。

格瑞说好,再见。

没有过多的交谈,甚至连临别都叮嘱都不曾有,语气轻巧得像是出门买菜。

直到嘉德罗斯离开了有一周,格瑞才后知后觉自己习惯的生活里,是包括他的——课间争论的习题,早上猜拳决定谁去打水,甚至是下午被动逃掉的课间操——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屁孩,以一种强横而野蛮的姿态闯进他的世界里,轻而易举地攻破了他布满荆棘的篱墙,那种随意轻巧的样子就像旧时的皇帝出入他的御花园。

而现在他离开了,风风火火地掀起一场冷静的风暴,所过之处一片狼藉,身后花调叶落而不自知。

嘉德罗斯太擅长扰乱别人的节奏了,特别是格瑞。

格瑞从来没有想过那道留在他心中的熔岩竟然会发酵一样灼烧着他。对于那时他短暂的,十七年的人生而言,初尝爱情,便是如此隽永而深刻的狂风暴雨,未免也太过让人措手不及。

人总是在失去某些事物的时候才会意识到那东西对自己有多重要,格瑞自认不是愚钝的人,但在感情上,他真的无法裁定。

你爱他吗?

你爱他吗?

你爱一个,轻佻狂妄,而又目中无人的家伙吗?

那时候的格瑞无法得出这些问题的答案,哪怕他在心中将嘉德罗斯的缺点细细数了很多遍,他都发现自己无法厌恶这个性格恶劣的小孩子。

但那是爱吗?

我不知道。他对自己说,我不知道。

时间是个很玄妙的东西,就在格瑞将那种迷茫的情感深埋进冰层里的时候,他又回来了了,带着满身风尘。

格瑞大二那年,嘉德罗斯突然出现——就像他两年前突然离开一样。他围着一条浅橘黄的围巾,在北地的寒风里呵着白气。他个子倒是没怎么长,但是身上的气势愈发凌厉了,仿佛岁月不是为了磨去他的棱角,而是为这尖刀开刃。

“回来了。”

“嗯。”

“格瑞,我要追你。”

“好。”

对于他格瑞而言。

嘉德罗斯,无解。

TBC

未来也是无解的,并不仅限于青春期的悸动

评论 ( 13 )
热度 ( 138 )

© 鶴樓 | Powered by LOFTER